郭子章审猴辨凶

时间:2017-05-31 16:23:15

分类:明朝

明朝有位知府,名叫郭子章,破案无数,其中最为匪夷所思的一个案子,当属审辨凶案。

某年一日,建宁府知府郭子章新官上任,前往水西路。路过前桥,但见四周丛山峻岭,峰峦叠嶂,满目翠绿,令人赏心悦目。郭子章看到这满山景色,再联想起自己仕途得意,不由地心情舒畅,便令轿夫停轿,自己走下轿来安步当车,细细观赏沿途景色。

郭子章正在观赏,忽见一只猴子从山上急奔而下,然后跑到郭子章和随行人员中逐一仔细审视,并啼叫不止。役人担心猴子伤害郭子章,急忙威吓驱赶。可那猴依然故我,仍四下瞻视,啼叫不已,且叫声更加凄厉。郭子章见此猴有些异样,不像久居山中的野猴,倒像是经人驯化而训练有素,于是令役人不得追打,仔细观察它的动静。

只见那猴逐一审视完众人后,便转身向山上慢步跑去,边跑还边回头等待,好像在示意人们随它而来。郭子章觉得蹊跷,就令一名差役随猴上山,那猴见有人跟上,就飞速向山上跑去。

不一会儿,役人抱着那猴匆匆跑下山来,向郭子章报告道:“禀告老爷,这猴将小人带到山上一片树丛之中,悲鸣不已。小人定睛一看,不免吓了一跳。原来树丛中有一男子已死多日,面目难辨。经小人检查,男子身上没有钱财,只有一些耍猴用的小家什。”郭子章听后,略作沉吟道:“看来这是桩凶杀案。

机灵的猴子

这猴想必是死者生前所驯养,故与主人难舍难分。如此看来,主人遭杀害时,它十有八九就在现场,对凶手应该有所记忆。”当下令役人将猴带到府上好生喂养。

当晚,郭子章难以入睡。他想,这是我上任后遇到的第一桩凶杀案,能否明断,对自己的政绩和百姓的口碑影响极大,切不可草率行事。可这案子惟一的线索就是这只猴子,如何才能靠它抓住凶手呢?总不能每天牵着猴子在大街上辨认凶手吧。少顷,他猛一击掌,想出一个绝妙的主意,对,升堂审猴。

升堂审猴本是件怪诞之事,必定会引起人们的好奇心,届时来府上的旁观者肯定会络绎不绝,猴子说不定就能从中辨认出凶手。第二天早晨,郭子章唤来差役,让他们在大街小巷张榜告示,称本府将连续三天审理猴窃库银案。建宁府百姓闻后颇感不解,新上任的知府大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呢?猴子非同人比,审猴能审出名堂吗?这可真是建宁府的一桩奇事。不解归不解,到了审猴的那天,人们一大早便纷纷扶老携幼赶往建宁府衙,想看个究竟。

人们来到堂前,只见知府大人端坐一旁,堂中摆着一把椅子,椅子上一只猴正目光炯炯,四处张望。这时郭子章开始发问道:“你这刁顽之猴,快说,库银是不是你偷的?”那猴子自然是毫不理会,仍作四顾环视状。于是围观的人群中发出一阵窃笑。郭子章心中有数,又道:“你若不快快招来,看本官大刑伺候!”这猴子哪里懂得,只顾自己往人群堆里巡视。这时,围观的人群不免交头接耳,窃窃私语。一轿夫模样的男子说:“知府老爷莫不是疯了,如此审猴,可是闻所未闻哪……”话音未落,忽然见那猴子从椅背上高高跃起,越过人丛,直向自己扑来。

轿夫顿时吓得脸色惨白,急忙用双手抵挡,随后便转身急欲逃走。这里郭子章早已看得一清二楚,上令差役将轿夫拿下,押到堂前。然后厉声问道:“大胆刁民,知否本官为何拘你?”轿夫忙双膝下跪,连声求饶:“小人无知狂妄,言语冒犯老爷,伏请老爷饶命。”郭子章冷笑道:“言语冒犯是小,杀人性命是大。快说,前桥山上的男尸,是否为你所杀后抛弃?”轿夫本以为自己出言不逊而激怒知府,万万没想到却在此时扯出了那桩人命官司,不由地心慌意乱,手脚发抖。

正想抵赖,只听知府又说:“这猴子乃是死者生前驯养,颇通人性。它已辨认出你是凶手,你若再思狡辩,断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!”另一边,猴子也对他龇牙咧嘴,怒啼不已。

轿夫情知隐瞒不过,只得将作案经过一一述出。原来死者是建宁府的乞丐,名陈野,平日走街串巷,以耍猴为生。天长日久,倒也积蓄了些银子。一日,陈野在水西徐元店中秤银,恰好被过路的轿夫涂起看见,顿起图财害命之心。于是涂起暗中跟踪陈野到前桥山下,趁其不备将他打死,然后将尸体拖到山上树丛中丢弃,自己携银逃跑。他自以为这一切都做得无人知晓,殊不知全被那猴看在眼里。于是郭子章当堂判决,处涂起以死刑,报请朝廷核准实行。

至此,建宁府的百姓才明白了知府大人审猴的真相,由此对郭子章敬佩不已。

相关信息: